在西交利物浦感受大师情怀

2006年9月14日,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,我和家人开车从常州来到苏州。在这里,我将要开启我的大学生活——不是在远近闻名的苏州大学,而是在当时知名度还不高的西交利物浦大学。

和爸妈忙碌了大半天,终于把所有的入学手续都办妥当了。临走时我爸对我说:“你上这所学校不容易,在这里好好努力吧。要多向老师请教。”我连连点头,可心里却在想,“一所新办的学校会有好老师吗?”

可刚上完第一周的课后,我就转变了原先的想法。无论是英语的小班授课,还是高等数学的讲座,我都觉得非常新奇有趣、很有挑战性。后来我才知道,给我们上高等数学的老师是国家级教学名师马知恩教授;给我们上英语课的有刚从英国学成归来的阮周林教授,有非常具有亲和力的英语语言中心主任SteveJeaco,有可爱的GraceNi,还有三位英国绅士,Fred,Mike和James;给我们上物理课的是著名学者张鸿欣教授(我们后来都亲切地叫他张爷爷);还有很多很多知名老师,比如说沈志军教授,白秉和教授等等。想不到竟然汇聚了这么多大师级的人物!

能得到大师的传授,无疑是每个学子梦寐以求的渴望,而我们无疑是最幸运的。我还记得每次两小时的数学课上,马知恩教授总是用他那高亢的、富有激情的嗓音给我们讲解那些深奥的数学原理;而我们也都集中注意力,全神贯注地听讲。到了后来,上马教授的数学课,我们都会争着去“抢座位”,因为大家都想坐在前排。

张鸿欣教授的物理课也同样富有魅力。张爷爷上物理课,往往不是按章节给我们授课,他会把一个简单的物理概念发散到许多别的概念上去。比如说他在讲一个简单的力学问题时,他会跟我们讲宇宙的起源,天体间的相互作用力等等。正是他这种发散不羁的思考方式,鼓励着我们去用创造性的思维考虑问题。他常说:“你们不要以为书本上的知识就是完全正确的,说不定哪里就有错,你们要敢于提出疑问。你们要敢于质疑权威,越是权威越是要敢于质疑!”

在西交利物浦大学,我能够感受到一种非常浓厚的大师情怀。这里“卧虎藏龙”,有很多来自不同文化、不同背景和不同领域的老师,这些老师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有着出色的水平,而且我们都有机会和这些大师面对面地进行沟通。曾经给我上过课的大师就有信号处理方面的专家Tillo博士,也有微电子与集成电路方面的专家赵策洲博士。让我感到特别亲切的是,这些大师从来都离我们不遥远!他们就在教学楼的某个角落里办公,只需要简单的预约,任何人都有机会去向他们请教问题。

沐浴在大师的教诲下,我们的知识和修养自然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在西交利物浦大学,让人感到特别舒服的就是: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是平等和互相尊重的。像马知恩这样知名的教授,一点架子都没有,每次我去请教问题,无论他有多忙,都会立即给我答疑解惑。记得有次晚上我去请教问题,他欣喜地拿出了纸和笔给我做讲解。在明亮的灯光下,我清晰地看到马教授满头的银发和饱经沧桑的脸上留下的皱纹,他苍劲有力的手正执笔在纸上写出一串串神奇的表达式,一会儿功夫,就为我解答了问题。当时我的心里真的有无限的感动。大师之所以能称之为大师,不仅是因为他的学术造诣很高,更在于他的师德无比的高尚!

2006年9月14日,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,我和家人开车从常州来到苏州。在这里,我将要开启我的大学生活——不是在远近闻名的苏州大学,而是在当时知名度还不高的西交利物浦大学。

和爸妈忙碌了大半天,终于把所有的入学手续都办妥当了。临走时我爸对我说:“你上这所学校不容易,在这里好好努力吧。要多向老师请教。”我连连点头,可心里却在想,“一所新办的学校会有好老师吗?”

可刚上完第一周的课后,我就转变了原先的想法。无论是英语的小班授课,还是高等数学的讲座,我都觉得非常新奇有趣、很有挑战性。后来我才知道,给我们上高等数学的老师是国家级教学名师马知恩教授;给我们上英语课的有刚从英国学成归来的阮周林教授,有非常具有亲和力的英语语言中心主任SteveJeaco,有可爱的GraceNi,还有三位英国绅士,Fred,Mike和James;给我们上物理课的是著名学者张鸿欣教授(我们后来都亲切地叫他张爷爷);还有很多很多知名老师,比如说沈志军教授,白秉和教授等等。想不到竟然汇聚了这么多大师级的人物!

能得到大师的传授,无疑是每个学子梦寐以求的渴望,而我们无疑是最幸运的。我还记得每次两小时的数学课上,马知恩教授总是用他那高亢的、富有激情的嗓音给我们讲解那些深奥的数学原理;而我们也都集中注意力,全神贯注地听讲。到了后来,上马教授的数学课,我们都会争着去“抢座位”,因为大家都想坐在前排。

张鸿欣教授的物理课也同样富有魅力。张爷爷上物理课,往往不是按章节给我们授课,他会把一个简单的物理概念发散到许多别的概念上去。比如说他在讲一个简单的力学问题时,他会跟我们讲宇宙的起源,天体间的相互作用力等等。正是他这种发散不羁的思考方式,鼓励着我们去用创造性的思维考虑问题。他常说:“你们不要以为书本上的知识就是完全正确的,说不定哪里就有错,你们要敢于提出疑问。你们要敢于质疑权威,越是权威越是要敢于质疑!”

在西交利物浦大学,我能够感受到一种非常浓厚的大师情怀。这里“卧虎藏龙”,有很多来自不同文化、不同背景和不同领域的老师,这些老师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有着出色的水平,而且我们都有机会和这些大师面对面地进行沟通。曾经给我上过课的大师就有信号处理方面的专家Tillo博士,也有微电子与集成电路方面的专家赵策洲博士。让我感到特别亲切的是,这些大师从来都离我们不遥远!他们就在教学楼的某个角落里办公,只需要简单的预约,任何人都有机会去向他们请教问题。

沐浴在大师的教诲下,我们的知识和修养自然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在西交利物浦大学,让人感到特别舒服的就是: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是平等和互相尊重的。像马知恩这样知名的教授,一点架子都没有,每次我去请教问题,无论他有多忙,都会立即给我答疑解惑。记得有次晚上我去请教问题,他欣喜地拿出了纸和笔给我做讲解。在明亮的灯光下,我清晰地看到马教授满头的银发和饱经沧桑的脸上留下的皱纹,他苍劲有力的手正执笔在纸上写出一串串神奇的表达式,一会儿功夫,就为我解答了问题。当时我的心里真的有无限的感动。大师之所以能称之为大师,不仅是因为他的学术造诣很高,更在于他的师德无比的高尚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